在线赌博:美国总统这招对付中国:美国学者早已指明结局


美国总统这招对付中国:美国学者早已指明结局

特朗普政府近期相继公布了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和国防战略报告,在这两份涉及所谓美国国家安全与全球战略的报告中,无一例外地把“大国竞争”提高到美国国家安全首要关注重点——明确指出中国和俄罗斯为“竞争对手”,指责中国和俄罗斯为美国及其盟友主导的“国际秩序的修正者和挑战者”。与此同时,还针对中俄提出了具体而明确的行动路线图。

美国的这两份报告一出笼,国际舆论关于美国重拾立冷战思维的批评之声随之而来。人们普遍担心的是:美国是否打算以“新冷战”的方式将世界带入一个新的不确定、不稳定的时期。


美国总统这招对付中国:美国学者早已指明结局

回顾历史,冷战是国际关系史上最为危险的一个阶段,美苏争霸几度差点把人类带核大战的毁灭之地,稍有政治头脑的人都应该极力避免让国际社会重蹈冷战的覆辙。但是,在美国所谓的政治精英和思想界中,偏偏有那么一些人对冷战思维高度热衷,他们从没有真正反思美苏争霸给世界带来的灾难,相反,却洋洋自得地以胜利者自居,认为冷战证明了美国霸权战略的正确性。正是在这种霸权逻辑下,美国的战略优先项中始终如一的是——不允许有新的世界大国出现,能与美国分庭抗礼。

冷战思维本质上就是国际关系中的“零和思维”。它在当今美国战略界的具体体就是:追求美国的绝对安全,把美国置于高高在上不容置疑的地位,为此不惜利用美国仅存的实力优势遏制它们眼中的任何“对手”的发展与强大。在这种思维的指导下,任何国家的成长均被视为对美国的“挑战”,美国则以先验的方式制造敌人和对敌战略规划。正如美国历史学家小阿瑟•施莱辛格指出的:“美国人需要一个敌国,以给外交政策带来焦点和连续性。”